上海观察王长江:推进整个政治体制往前走

2020-01-13 12:34:19 来源:国际人物 作者:
http://www.jfdaily.com/a/7600395.htm

上海观察王长江:推进整个政治体制往前走



“党内力主改革者”,是中央党校教授、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对自己的定位。他认为,深化改革在逻辑上并不难,难的是打破既有的利益格局。他对上海最大的期望,是上海能往前走一走,在改革中“杀出一条血路”。



在中央党校的办公室,记者专访了王长江。他的办公室里,除了整整两墙的大部头书。会客区的茶几上,还有一封来自内地某省一中学生的来信,信件已经被拆阅。精于理论,但不忘关怀现实。这位曾多次到上海调研考察的学者,对上海发展的剖析直截了当、务实恳切。

自贸区探索抓与放的边界

上海观察:有体制内的上海官员提到,有些上海干部缺乏锐气,对一些经济、社会领域的新知识表现出隔膜、回避的态度,传统的执政方式和社会现代化矛盾明显。为什幺在上海这样开放度比较高的地方仍然存在这样的现象?

王长江:这不仅仅是上海的问题。过去30多年,中国完成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初步转变,政府减少了对资源配置的管制,认可人们追求利益的正当性,但这只是第一层次。

有很多问题还需要回答:市场的空间有多大?在个人的发展上是不是有很多约束?文化的发展是单元还是多元的?是让市场更多的自我服务,还是说还是通过政府来提供服务?这需要我们又一次的观念转变。

有些干部抗拒这些变化,说白了要幺是懒政思维,要幺是利益相关,期望再多管一点,告诉你怎样才是正确的。这个问题应该说在全国都存在。

上海观察:我的理解,所谓新一轮的转变关键是应该适度放手。那抓与放的边界在哪里?

王长江:市场确实有力量、有能力来调节一系列问题,但市场也不是万能的,在市场调节与政府调节之间需要有一个边界。但是这个边界究竟在哪里?需要一些探索,比如自贸试验区。

有人认为自贸区就是政策自由一点,其实并不是这幺回事,而是说政府的功能、职能都得转变。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到底怎幺回事,需要重新思考,思考完了再去设计、放开,让市场更有动力,实际上这是第二层级的转变。

上面和下面

上海观察:您认为这样的探索实践上,目前存在的最大困难是什幺?

王长江:理论上弄清楚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在哪里,并不太难,它往往用的是逻辑的力量。逻辑推到这一步就该这幺做了。但实际上并不是这幺简单,还有一个利益的博弈。

目前,政府的运行和市场经济还不是特别相匹配,但已经形成了一种既有的利益格局,如果要向前进一步,就必须打破利益格局的阻碍。这就不是理论上说该干什幺、能不能说得通,而是能不能打破、怎幺打破、有没有勇气去打破,需要更大胆地去探索。

邓小平曾经说过一句话:“改革就是要杀出一条血路”。为什幺说是“血路”?就是要打破利益格局,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去发展。尽管“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更难”,但中国的改革还得往前推,只能往前推,不能倒退。

上海观察:说到“杀出一条血路”,浦东开发开放初期,政府放权很大,但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有人觉得浦东变得保守了,“展不开拳脚”。您对此怎幺看?

王长江:不光是浦东。还有外地的某些特区,一开始“小政府、大社会”的力度非常大,很多机构都给撤并整合。但到现在,一个个全都恢复回来了。

为什幺回来?为和上面有对应。上面仍然是原有的一套体制,但如果下面连一个对应的机构和部门都没有,上面的人去指导谁?这样的话上面就会不高兴,觉得下面的人不重视这方面的工作,下面就得把原来的机构一个个都设置回来,又变成一一对应了。所以最终都是上面对下面控制,上面把下面给同化掉。这就是整体和局部之间的博弈,输的往往是局部。

上海观察:上海在28平方公里的范围里做自贸区试验,这块区域的一些做法将来是不是也有被慢慢同化的可能?

王长江:这种可能性肯定有。不过我认为自贸区被同化的可能性,和过去的同化层次可能还不太一样。

当时特区试验的背景是政府控制太严了,市场发展不起来,所以让市场放开。放太开之后出现了一些问题,于是就回收权限。但收回来之后又不行,又出现问题——这就是更高层次的问题了。自贸区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再次放开。和原来相比,还是往前进了一步。

比如我们说的纯粹只向上负责不向下负责的现象,在这个过程中变成既要对上负责、又要对下负责,两方面必须摆平衡了才可以,它可能会有这种变化。

推进整个政治体制往前走

上海观察:成为上海决咨委成员后,您特别希望上海在哪些方面先行先试,往前一步?

王长江:我对上海的希望有两点,一是它的先行先试,能成为和市场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整个政府改革往前推进的重要组成部分。经济发展和体制长期不适应肯定不行。有的地方是用手投票,有的地方是用脚投票,有的就是什幺也不说,但就是对你不认同,这些都是具体的体现。要改变这个状况,政治体制就必须与此相应,达成一种和谐、良性的互动。

第二点期望就是,上海毕竟在市场经济方面是走在全国前列的,是不是可以在政府改革上先试先闯,做出一些有实效、有中国特色的尝试来,然后来引领全国的改革。所以,希望上海能在这个方面持一种开放的态度,怀着一种责任感、使命感,为其它地区的探索提供一些空间。

上海观察:大家都在谈执政方式现代化,对上海这样的一个大型城市来说,执政方式现代化的内涵是什幺?

王长江:我主张政党现代化,这个和执政方式现代化的取向是一样的,就是随着市场经济发展,政党怎幺去适应随之而来的社会经济文化方面的巨大变化,来体现对社会的引领作用,让别人接收自己的价值。

过去计划经济条件下,我们党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需要什幺,我们党就提供什幺,所以事无巨细、包揽一切,最后发现这样不行。市场经济发展起来以后,很多东西依靠市场,但像社会公平这样的问题,又出来了。

上海在市场经济的实践上走在前面,但这恐怕是不够的,同时包括社会的、政府的、体制的改革,都要走在前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继续阅读
国务院:美将与台新选出领导人致力发展关係
国务院:美将与台新选出领导人致力发展关係

【3月20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林芥佑华盛顿十九日专电)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凯西今天表示,美国期待台湾总统大选自由公平,美国政府将与台湾新选出的领导人在美台既有关係上共同合作。但他也重申,美国反对台湾加入联合国的公投案,这个立场没有改变。在国务院

马寅初顶了毛泽东谢绝周恩来告诫胡耀邦
马寅初顶了毛泽东谢绝周恩来告诫胡耀邦

当今民国热不是没有缘由。多少年来民国被妖魔化了,自小的教科书就把民国描绘的一无是处甚至十恶不赦。如今允许研究民国,哪怕允许在限定的范围内研究已经是个进步。最近看了几个从民国走向新中国的人物,都倍感唏嘘。无论为保住北京城墙痛苦上书的梁思成,还

“胡锦涛带头公开财产”
“胡锦涛带头公开财产”

广州90后“反腐哥”举牌示威:.“胡锦涛带头公开财产”京港台时间:2012/4/2消息来源:香港苹果日报 广州市民举牌要求胡锦涛带头公开财产。互联网 民众又高举「没有选票,没有未来」的牌子,要求当局进行政改。互联网广州、厦门两地最近分别有人

为何勘灾第一个动作要用双手捞水韩国瑜给答案!
为何勘灾第一个动作要用双手捞水韩国瑜给答案!

高雄昨一场暴雨后,苓雅区一栋大楼地下室仍在积水,韩国瑜今天下午4时30分来到该大楼勘灾时,第一个动作居然是用双手捧积水来闻,引来网友热议为何要这幺做?韩国瑜回说,因他担心有没有油,或是化学物质等危险的东西在水里韩国瑜今天到积水的「裕藏富邑」

华先忧:中国崩溃倒计时(三)
华先忧:中国崩溃倒计时(三)

当历史的巨变无可避免地到来之时,中国大陆会象台湾一样走向渐进民主,还是在加速崩溃中走向动乱?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谈谈维系一个社会最基本的两项要素:宗教信仰和土地产权。这两项一个属于精神层面一个属于物质层面,一虚一实极其重要。老百姓有了精神寄托

台经院11月景气报告 看好明年经济成长率
台经院11月景气报告 看好明年经济成长率

台湾经济研究院,今天公布景气动向报告;其中製造业和服务业,10月的「营业气候测验点」都呈现下滑,营建业则转为上扬。台经院预估,明年经济成长率会比今年好。台经院公布10月「营业气候测验点」,製造业和服务业都较上个月下滑,但营建业则转为上扬。

经典推荐